首页 > 第三套人民币 > 中国市场的冷却蔓延至香港-

中国市场的冷却蔓延至香港-

2019年07月10日 09:17:28 作者:卢工收藏网 17次阅读

  中国市场的冷却终于蔓延到了香港的当代艺术拍卖。上周末在佳士得,刘野、曾梵志、张晓刚等中国艺术家的作品纷纷流拍,而周一在首尔拍卖行的一次精品荟萃的国际艺术拍卖专场上,杰夫·昆斯、草间弥生等大名鼎鼎的人物纷纷遭到冷落。

  在这一季的拍卖中,香港佳士得把所有亚洲当代和现代艺术都放到了一个门类里,这个做法不但把亚洲艺术放到了和西方艺术等同的地位上,而且目前看来还有助于掩盖亚洲当代艺术市场正在出现的裂痕。东南亚当代艺术和中国现代大师的现代艺术作品在本周取得的喜人成就,让那场令人失望的中国当代艺术夜拍,所谓的“新中国的自画像”显得没那么惹眼了,至少在拍卖后的媒体通稿上是起到了这个作用。60%的亚洲现当代艺术品以高于最高估价的价格售出,给香港佳士得带来了平均每件170港元的单季单件拍品均价纪录。

  但是在周六那个亚洲现当代艺术拍卖的夜晚,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乏力。考虑到在把香港打造成当代艺术拍卖市场重镇的战略中,这个门类收到的反响意义重大,大拍卖行和交易商们必定会产生担忧。有一人委托的“新中国的自画像”本来应该是夜拍的一个亮点,但14件拍品中有6件流拍,还有4件以低于最低估价的价格拍出。这次拿出的拍品在品质上没有问题:流拍的作品中包括刘野和张晓刚的力作,这两位迄今为止无论在中国还是国外都始终是最受推崇的中国当代艺术家。

  当晚一开始,拍卖厅里人头攒动,气氛很积极,但单一持有人拍卖结束后仿佛房间里的空气都被抽走了,随着空气一起走掉的还有观众。当晚并非全无亮点方立钧和奈良美智的早期作片都达到了最高估价但真正拯救这一晚的是亚洲现代艺术,中国现代大师赵无极和朱德群的几件作品引发了激烈的争夺,此外引起注意的还有比利时裔巴厘艺术家Adrien-Jean 

Le Mayeur de Mepres (1880-1958)的一件精彩的油画,最高估价370万港元,最终以794万成交。

  周日白天的拍卖也呈现出类似的规律,东南亚和中国现代艺术表现出众,而当代亚洲艺术家(除了那些东南亚的)基本上都令人失望。

  最大的赢家是那些和张丁元(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和当代艺术国际总监)就流拍作品进行私下交易的藏家们。等到我和他在周一下午坐下来讨论这次拍卖的成果时,张已经给在“新中国的自画像”中流拍的张晓刚《黄色肖像》(1993)找到了一个买家,另外还打算在两周内为两件同样流拍的唐志刚作品找到归宿。张不认为他们在市场低迷之际设定了过高的估价,尽管从成交的作品来看,很多包括岳敏君的三幅早期油画和一幅蔡国强都是在最低估价以下成交的。

  好消息是,在拍卖过程中“跨文化地域”的竞价之激烈令人振奋,亚洲买家终于开始尝试走出自己熟悉的领域。这其中奈良美智的早期经典《寻找珍宝》(1995)被一位上海藏家拍下,是这种现象的一个典范。眼看着明年佩斯北京将举办艺术家的重大个展,奈良在亚洲市场的价值有望获得大幅度的飙升。对他这种自己本土的市场已经死火的艺术家来说,跨地域竞价是极其重要的。

  虽然有这样的结果,本季香港最火爆的上月香港苏富比和上周的北京都是这样并非亚洲当代艺术,而是最核心的中国传统绘画,包括古代和现代。中国大陆藏家惊人影响力主要体现在这里。即便有中国信贷危机的影响,这个领域还是惹得中国大陆、香港、台湾以及更远的一些地方的藏家们的为了自己心爱和熟悉的宝贝展开殊死搏斗。甚至在张丁元接受ARTINFO中国采访的那个周一下午,佳士得的中国古代书画拍卖会上还是频频创出超过最高估价数倍的落槌价。本周迎来的中国现代绘画专场预计也会取得类似的成绩。

  周一这天在另一头的文华东方酒店,首尔拍卖行也出现了相同的一幕。三年来首尔在香港创下了不错的名声,在西方现当代艺术领域取得非常惊人的成绩,他们的拍品主要来自韩国和日本的西方艺术收藏。这些收藏是一些玩家花了二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建立起来的,然后突然发现他们选择的门类在本土市场崩溃了。在韩国,涉及到西方艺术的政治丑闻对高端市场造成了波动,而日本其实自九十年代经济泡沫破灭就一直没有真正恢复过。

  自2008年在香港开张以来,首尔拍卖行在这些国家的西方艺术珍贵收藏和新兴的中国和东南亚艺术市场之间搭起了桥梁。到目前为止他们的作为还算可以,但昨天的结果相比下来还是相当令人失望的,49件拍品只成交了29件。然而,首尔拍卖CEO李学俊显得毫无压力。市场处境“艰难”,他对ARTINFO中国说,而且好像跟所在地区的股市挂上了钩。在说到封面拍品杰夫·昆斯的“庆典”系列中格外特别的《Smooth 

Egg with 

Bow》的流拍时,李说他发现委托这件作品的韩国藏家对能够试水亚洲市场表示很满意,非常乐意等待市场的好转。这件昆斯最高叫到5400万港元,未能达到最低估价。

  不过在首尔的拍卖会上有一个瞬间还是很刺激的。在赫斯特、沃霍尔、昆斯和德加等西方大师中间,赫然可以看到中国的倒数第二位皇帝光绪效仿古风所作的绢画。这件名为《牡丹》的作品很美,但是显得普通,它的售前估价时2~3万港元,低得让在场藏家直翻白眼。但中国效应中国大陆藏家对自身文化的狂热是可以点燃一个拍卖厅的,昨天就是这样,也许是因为作品的传承比较特殊吧。在中华帝国的最后几年里,就是光绪掀起了唯一一场改革。他的百日维新被慈禧太后扑灭,本人也从此过上了软禁的生活。37岁那年他死于砒霜中毒,有可能是慈禧亲手下的毒,而她自己在确定中国不会被那个向往改革的外甥耽误后也死了,仅仅比光绪多活了一天而已。

  这幅画昨天以30万港元拍出,是最高估价的十倍。画是光绪被软禁时期百无聊赖之下所作,后来被留作个人收藏。杰夫·昆斯在昨天失去了创造历史的机会,然而在中国的某个地方有一个藏家对他的一件旧作叫了一次价,这件事的意义是怎样说都不过分的。

推荐阅读
  • 免费热线:13120975170
  • 微信在线:13120975170

Copyright © 2009-2019 版权所有

ICP备案证书号:粤ICP备18088815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