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艺术家反对上海美术馆搬迁

2019年07月10日 17:17 卢工收藏网 9次阅读

  近日上海美术馆将搬迁至中华文化宫的消息,牵动着各方面的关注。抽象是上海艺术形态的一个代表,上海美术馆于2001年至2003年连续举办“形而上上海抽象艺术展”对于上海抽象艺术的崛起至关重要。99艺术网上海站记者杨棵就此拜访了四位上海抽象艺术家。

  陈墙:上海美术馆的实验性基本从此隐退

  一个美术馆的好坏不在于空间有多大,要看它的建筑是否合适、是否有个性,还要看其藏品的学术水准和拥有量。上海艺术家对上海美术馆是有感情的,听说它将要搬迁到“中国馆”,这让我很疑惑,一方面上海美术馆的定位和方向变得有些模糊,另一方面让人感觉上海美术馆的实验性基本从此隐退。但愿上海美术馆不要变身成为一个超大型的社区文化馆。

  黄渊青:这种做法对上海文化形象的损失很大

  我认为一个城市的美术馆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城市的文化形象,就像人们到世界各地去旅行,都会到相关地的美术馆去看一看。美术馆的建筑外观是非常重要的,目前的上海美术馆传达着上海的精神和气质,现在将美术馆搬迁到中华文化宫,我感觉那个建筑很难看,既没有文化又没有内涵,这种做法对上海文化形象的损失很大。而当代艺术博物馆可能还不错,至少从表面上看,它的建筑是对的。

  潘微:美术馆变得不专业了,有点象文化馆

  美术馆是一个有专业职能的场所,政府将各种美术机构和资源放在一起,本来是不错的想法,但也使美术馆变得不专业了,中华文化宫这个名字听上去有点象文化馆。原来的上海美术馆从位置、建筑、环境来说都是比较理想的。我记得迄今为止上海美术馆已经搬迁过三次,美术馆作为城市形象,政府部门应当在几次搬迁中总结经验教训,更多听取各方意见,考虑成熟。

  曲丰国:感情上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

  听说上海美术馆要搬迁,感情上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上海美术馆的位置和环境都很好,而且大家都很熟悉,特别是过去,可能艺术家只有美术馆这么一个平台,我在上海美术馆也参加过不少展览,上海美术馆还收藏过我的几张作品。可能慢慢会习惯这种变化,新的当代艺术博物馆有着更大的空间,展示、收藏等功能都分开,更适合当代艺术,也未尝不是好事。

推荐阅读
  • 免费热线:13120975170
  • 微信在线:13120975170

Copyright © 2009-2019 版权所有

ICP备案证书号:粤ICP备18088815号-4